奇蹟!乳腺癌患者被治癒!

9月 7, 2021 健康社会

研究人员于本周一称,佛罗里达州一名被诊断患有晚期乳腺癌(一般认为是无法治癒的)的妇女在接受了一种新型的免疫细胞治疗两年半后,好了。

而且这还不是这种免疫疗法的第一次应用,早前一名致命肝癌患者和另一名晚期结肠癌患者也报告了惊人的康复结果。

这三名患者是由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的一个团队治疗的,该小组由史蒂文·罗森伯格(Steven Rosenberg)领导,他是一名免疫治疗先锋,是手术部门的负责人。

对于每个病人,研究小组对他们肿瘤的基因组进行排序以发现突变,然后测试从患者自身癌症中提取的免疫细胞,以确定哪些细胞可能识别缺陷。

这些特种兵在实验室中被数十亿的扩大,然后灌输给病人,攻击肿瘤。

罗森伯格强调,这种过继细胞疗法是实验性的,其他几位得到相同疗法的患者没有做出反应。

但他表示,这三起病例指向了一种潜在的「蓝图」,目标是针对各种内脏器官的先进实体瘤,包括胃,食道和卵巢。

在今年美国60万癌症死亡病例中,这些恶性肿瘤占了绝大多数。

他说,这种方法依赖突变,而不是癌症类型。「导致癌症的突变将是致命的弱点。」

周一,这名乳腺癌病例发表在《自然医学》杂志上。而其他病例则在2014年和2016年发表在科学期刊上。

这名病例是一位52岁的结构工程师朱迪·珀金斯(Judy Perkins),十年间她的癌症已经扩散到身体的其他部位,各种治疗手段都以失败告终,医生预计她只有几个月可活。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与一位顶尖的NCI科学家会面,促使她在2015年参加了这项试验。

在她被切除的肿瘤中,研究人员发现了62种不同的突变。

然后,他们在她的肿瘤里寻找肿瘤浸润性T细胞,并依靠这些能识别肿瘤特异抗原的T细胞,找到了其中的四种缺陷。

为了发挥它们的最大作用,科学家们把它们扩大到数百亿,再输回到患者体内。在扩增T细胞的期间,珀金斯先是接受了化疗,然后注射了免疫细胞。

五个月后,她的扫描结果让所有人感到振奋:癌症没有复发,而在治疗后的第22个月,从医学影像上看,所有肿瘤都消失了!

当然,在一个病人身上做的实验,甚至是一个小数目的实验,都不能证明一种治疗方法在其他病人身上是有效的。

在过去的四年里,罗森伯格的团队使用这种高度个性化的TILs疗法,治疗了40多名患有常见实体肿瘤的患者,大多数人参加试验时的预期寿命非常有限,大约15%的人以某种方式做出了反应。

该团队的临床医生史蒂芬妮·戈夫(Stephanie Goff)说,这些反应各不相同。作为一名「完全反应者」,珀金斯不需要进一步治疗,但她是个例外。研究人员正在努力寻找方法,以取得更一致的结果。

尽管如此,研究人员表示,目前报告的这三例病例的恢复情况是一个重要的进展。

虽然免疫疗法已使晚期黑色素瘤,肺癌和其他一些具有大量突变的恶性肿瘤患者受益,但它通常不能有效抵抗器官内层起源的癌症(上皮癌),且突变较少。

其他科学家也对这次的结果超激动,但同样保持了谨慎态度。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免疫治疗专家卡尔•琼(Carl June)表示,这位乳腺癌患者对TILs的反应「令人震惊」。

然而,这种情况是「百万分之一」,还是能让许多女性都受益,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佛罗里达州坦帕市莫菲特癌症中心的免疫学家斯科特·安东尼亚说指出:「这篇论文证明了生物学上的原理,你可以用这种方法对病人产生深远的影响。」

好比我们现在有个套用的公式,如果本项研究中的发现能在不同癌症里得到大规模的重复,将彻底改变人类对癌症的治疗格局。

梅琳达·巴奇尼(Melinda Bachini)是蒙大拿州比林斯(Billings)的一名前护理人员,2009年,41岁的她被诊断出患有一种扩散到肝脏的胆管癌。

巴金尼最初的手术切除了她三分之二的肝脏,但三个月后,癌症转移到了她的肺部,接下来的几次治疗都没有成功,然后她在网上找到了NCI的试验。2012年,她第一次注射TILs,肿瘤开始萎缩。

当肿瘤再次开始生长时,她在第二年又收到了对她的突变更加积极的免疫细胞。结果肿瘤再次缩小了。在2016年秋季,她需要更多的治疗,并返回到NCI进行不同类型的免疫治疗。

她说,如今她的左肺里有「几个点」,罗森博格认为可能是疤痕组织。

另一名在2015年接受治疗的晚期结肠癌患者是密西根州的Celine Ryan。她使用TILs后大部分肿瘤消失,尽管肺部一个恶化并需要更多手术。

罗森博格说,她今天仍然没有患癌症,这是第一次成功地锁定了一种名为KRAS的致命突变,这种突变不仅与某些结肠癌有关,还与胰腺癌和肺癌有关。

作为晚期乳腺癌的奇蹟,珀金斯希望自己已经治癒,尽管她几乎不敢说出这个词,因为她知道癌症「明天可能会复发」。大多数转移性乳腺癌患者并没有那么幸运,实验方法可能会带来很大的风险。

一位名叫贾妮斯·萨特菲尔德患者读了珀金斯写的一篇关于NCI试验的文章后,联系了她。萨特菲尔德最终参加了试验,并于2016年8月前往NCI进行治疗。但她出现併发症,并在几个月后去世了。

珀金斯的丈夫说,「她虽然失去了生命,但是我相信她的生命正在以另一种形式延续,希望别人能够从她的试验中获益。」

https://www.sciencealert.com/three-woman-with-incurable-cancer-declared-healthy-thanks-to-a-new-type-of-therapy

作者 鸿, 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