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际网路+医疗」搭建惠民桥樑

6月 15, 2021 健康社会

「网际网路+医疗」搭建惠民桥樑

——兵团各级医院开展远程医疗服务职工群众纪略

近年来,医疗服务领域新形态不断涌现, 「网际网路+医疗」作为其中突出的一种,在挂号结算、远程诊疗等方面进行了探索。 「网际网路+医疗」再次引起全社会的关注。

一师退休人员林丹因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疾病经常到一师医院就诊。如今,她可以像年轻人一样,在手机上挂号,预约医疗专家。 「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样,天不亮就不得不去医院排队挂专家号了。 『网际网路+医疗』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便利。」9月26日,林丹说。

「採用科技手段,切实解决患者『看病难、看病贵』问题,需要我们不断努力和探索。」一师医院远程会诊中心负责人王菲说。

帮助医生出现在最需要的地方

远程会诊能够实现上级医院专家资源共享,提高诊疗准确率,切实解决患者「看病难、看病贵」问题。

9月15日,巡房时,一师医院主治医师武春哲面露笑意。几天前,一位患者从重症加强护理病房转入武春哲所在的科室。患者住院原因是其遭受重型颅脑损伤合併胸部损伤,虽然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大部分时间仍处于昏迷状态。

患者电解质混乱,血钠水平过低。 「患者的血钠水平过低将影响其肝肾功能,这与身体损伤有没有直接关系?现有的诊疗方案是否是最佳的?」带着疑问,武春哲与王菲取得联系,在相关人员的协助下,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脑重症专家李珉採用远程会诊的方式,为患者进行了诊疗。

「我们制订的诊疗方案效果明显,患者血钠水平明显提升。查房时,我们发现患者的身体状况有了较大改善。」武春哲说。会诊后,武春哲还与李珉多次通电话进行沟通,进一步完善诊疗方案。

网际网路诊疗设备把相隔千里的两家医院联系在了一起。通过网络,医学影像图片反馈出患者信息,专家及时会诊,患者得到迅速而有效的救治,沿海一线城市医院医生通过网络就可以与兵团各级医院的专家进行「面对面」交流。

近年,一师医院先后获得了浙江大学医学院7家附属医院的定点对口帮扶,通过远程医疗协作架起了一座疆内医院连接疆外医院的桥樑。目前,一师医院医生已採用远程会诊的方式与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专家会诊了 15 名急、危、重患者。

「网际网路+医疗」不仅让一师的职工群众享受到了沿海发达地区医院的医疗资源,许多团场职工群众也因此受益,享受到了师市医院的优质医疗资源。

8月,七师一三七团医院向七师医院提出申请,邀请专家通过远程会诊平台为一位危重心血管患者进行远程会诊,在七师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赵宇新的指导下,患者的诊疗方案得到进一步优化。

打通医院之间交流帮扶渠道

8月中旬的一天,一师医院普外科二病区主任刘顺利用远程会诊中心设备与阿瓦提县人民医院医生共同为患者诊疗。根据阿瓦提县人民医院提供的患者 B 超检查结果及前期诊断资料,刘顺初步诊断患者体内长有甲状腺占位性肿瘤,建议进一步为患者做甲功五项检查。

阿瓦提县人民医院医生认为不能耽搁患者的病情,建议患者尽快转到一师医院就诊。当患者到达一师医院时,发现自己可以享受「特殊待遇」:在一师医院门诊大厅的转诊谘询和收费专窗旁,值班护士早已为他挂好了专家号,并安排专人带他到就诊科室,免去了排队等待的麻烦。

原来,在患者出发的那一刻,阿瓦提县人民医院已将他的电子信息资料通过网络传递给了一师医院,双向转诊实现无缝对接,大大方便了患者。

会诊正式打通了一师医院与阿瓦提县人民医院医学交流的渠道,进一步深化了一师医院对阿瓦提县人民医院的帮扶工作,免除了广大患者长途奔波的劳碌之苦。

「网际网路+医疗」,不仅让患者享受了便利,更重要的是让患者不出远门,在当地就能享受到上级医疗机构的优质医疗资源,给了他们生的希望。

2017年7月,一名52岁的患者因「糖尿病」的症状来到七师医院就诊,併入住内分泌科。七师医院医生为她做常规检查后,发现她的十二指肠胰头处有一个李子大小的实性占位瘤体,诊断为胰腺恶性肿瘤。因为家族成员中有相关病史,该患者得知检查结果后决定放弃治疗。

七师医院秉承对患者负责的原则,邀请北京医院肿瘤内科主任医师赵赟博对患者进行远程会诊。经诊断,该患者患有胃肠胰腺神经内分泌肿瘤疾病。该病治疗有其独有的特点,与常见胃肠胰腺恶性肿瘤治疗不完全相同,经系统规范治疗后,可以有效治癒。

得益于「网际网路+医疗」,明确新的治疗方案后,患者重新燃起了活下去的希望,决定接受进一步治疗。

进一步拓展延伸服务空间

远程会诊为基层医疗环境改善带来巨大帮助。因为有了「网际网路+医疗」远程会诊平台,李珉不仅能为杭州的患者会诊,还能为一师的患者会诊,刘顺不仅能为一师阿克苏市的患者会诊,也能为一师多个团场和阿克苏地区阿瓦提县、沙雅县、拜城县的患者会诊。

「採用远程会诊的方式,与医院追求的一切从患者出发,积极提升医疗服务质量和水平,把职工群众健康和利益放在首位,增强职工群众就医获得感的初衷和理念相契合,是一项对患者负责、为患者减轻病痛的现代化医疗方式,应当将此项工作实现常态化。」王菲说。

此次发布的《网际网路诊疗管理办法(试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以指导规范的形式,细化了远程医疗服务的相关程序,对远程医疗服务进行了定义,对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的机构、人员、设备设施设立了准入门槛,对签订合作协议、远程会诊、保存资料、机构人员管理等程序都进行了规定。 「这对医院进一步开展远程医疗工作提供了依据,对医院发展必将起到促进作用。」王菲说。

此次文件发布对远程会诊中的责任认定作出了明确规定,会诊的受邀请方只提出诊疗意见,最后诊断和治疗的决策权依然在邀请方,相应的法律责任由邀请方承担。这一点与武春哲的理解相一致。作为主治医师,他曾多次邀请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专家为患者会诊,也多次受邀为团场及县城医院患者会诊。 「责任划分给患者吃了一颗『定心丸』,作为医生,必定全力以赴为患者解除病痛。」武春哲说。

七师医院与北京医院医疗技术及远程会诊协作签订;浙大邵逸夫医院·新疆远程医疗协作平台在一师医院远程会诊中心启动;中日友好医院与兵团医院成功开展远程联合会诊工作;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与十师医院进行多学科联合远程会诊……

近年,兵团及各师市医院大力开展新技术、新项目的临床应用工作,使医院的整体医疗水平得到较快提高。通过开展远程医疗会诊工作,兵团医院及各师市医院利用图、文等交流方式,在医疗专家的指导下,为急、危、重患者及时、准确、科学、有效地制订诊疗方案,减少了患者转院的痛苦和经济负担。

作者 楷, 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