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吕雯:用「话疗」攻克医患矛盾「顽症」

6月 1, 2021 健康社会

——记浙江省立同德医院妇科主任吕雯

作者:叶辉 严红枫

浙江省立同德医院妇科主任吕雯经长期实践探索出的「话疗」门诊模式,深受患者欢迎。在医患纠纷频现的当前,「话疗」却使她24年零事故、零纠纷、零投诉。

一般认为,门诊时间以15分钟为宜。但我国当前三甲医院的现状却是:排队3小时,看病3分钟。为应对医院人满为患的局面,医生只能拼命压缩门诊时间。而医疗仪器日益取代医生问诊的现状导致医患沟通越来越少,专家门诊半天要看五六十个甚至七八十个病人,很难精准诊断和施治,患者只能二次三次求助级别更高的医院和更权威的专家,不仅浪费了患者的时间、精力和金钱,也浪费了有限的医疗资源,容易发生医患冲突。

吕雯认为,门诊是医生与患者交流的最佳场所,医生以聊天的形式与患者沟通,不但能使医生了解患者病因以便精准施治,而且也能消除患者的恐病心理。她的门诊一般限号约25个,保证每个初诊病人有10到20分钟时间沟通。充分的沟通不但使她诊断准确,也使得她与患者构建起良好的关系。

「话疗」时的吕雯亲切随和,风趣幽默。她对不同的患者会採用不同的方式。一名女子在闺蜜陪同下来看病,因涉及隐私,吕雯坚持让患者闺蜜离开。「怎么,你怕我吃了你?」一句玩笑,患者紧张的情绪放松下来。

面对时而出现的医患冲突,吕雯认为,如果患者是「炸药包」,医生不能是点燃「炸药包」的火,而应是浇灭火苗的水。

2013年,一位病人在门诊时被接诊医生要求住院检查,但患者没同意就离开了。结果后来出现了纠纷,患者丈夫扬言要一命抵一命。吕雯出面协调:「这件事医患双方都有责任。医生的责任是未坚持让你妻子住院,你们的责任是没听医生的话住院。你杀了医生能得到什么?这样值吗?」吕雯以坦诚的态度与患者家属交流,并当场把手机号留给对方:「这件事我会负责到底,你随时可以来找我。」

一场可能导致伤医的冲突平息了。

吕雯认为,要从制度上保证医生有适度的工作量。病人是看不完的,医生是人不是神。要形成病人预约的制度,专家门诊量太大只能通过分级诊疗等医疗改革来化解,不能把看病难的压力全压在医生身上,医生累倒了怎么为病人服务?

医学需要人文关怀。吕雯一天最多做16台手术,但术前她都会与患者「话疗」。70多岁的沙月银患宫内膜癌需要手术,一进手术室她就紧张得手脚冰凉。吕雯边和她聊家常,边用手焐热老人冰凉的手,接着又捧住了老人冰冷的双脚,这使老人非常感动,情绪逐渐稳定,手术顺利完成。

台州一名患者患四期卵巢癌,吕雯为她手术后活了3年,复发后丈夫欲送她到上海治疗,她没答应,却专程赶来见吕雯。她说:「若吕主任说不能治了就不治了。」患者把生死决定权都交给自己,吕雯为此感动落泪。

在吕雯的影响下,同德医院妇科26个医生全採用「话疗」门诊。吕雯2012年刚任该科主任时纠纷频繁,「话疗」推广后,2015至2016两年实现零纠纷。目前同德医院正在总结「话疗」的经验。

「话疗」不但受患者欢迎,也得到同行的认可和推崇。

北京妇产医院微创中心主任、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分会秘书长段华指出,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以人文关怀为特色的「个体化」医疗已成为临床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话疗」一方面让医生更准确地诊断患者的病情;另一方面,也让病人倾诉了痛苦,增强了对医生的信任和战胜疾病的信心。

在同德医院院长柴可群看来,「话疗」其实是医生「望闻问切」中的「问」,目的是获得疾病相关信息,为准确诊断打基础。国内医生的工作量太大,为让挂号的病人得到治疗,他们不喝水、不上厕所、不吃饭,一再压缩时间为患者服务,但患者仍不断抱怨指责,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医患沟通时间太少。

浙江大学妇产医院党委书记、博导吕卫国认为,大量高档医疗设备的引入,医生的临床诊治逐渐由与病人沟通、体检等向高档设备检查转变,医生与病人交流明显减少。而「话疗」正是在这一状况中应运而生的,是回归医学本质的一种门诊方式,有助于医患关系的改善。

(责编:刘文韬)

作者 楷, 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